一封信!一群人!一段紅色往事!

來源: ┆ 點擊量: ┆ 發布者:銀寶集團 ┆ 發布時間: 2021年08月27日

8月12日,銀寶集團黨委收到來自新四軍老戰士李福田全家的一封滿含感恩之情和感激之意的《感謝信》。信中既深情表達對鹽阜老區人民群眾不惜生命、無私奉獻,誓死保護人民軍隊重傷員的崇高敬意;又十分感動地流露出對新時代銀寶人勇于擔當作為、樂為群眾辦實事的高度評價。

 

 “一封信” 揭開塵封半個多世紀的故事

原來,7月下旬銀寶集團黨委工作部收到射陽縣委宣傳部轉來的一封《不該被忘卻的小孤莊英雄》的信,信中講述了1948年5月中旬,在解放戰爭時期,射陽東南部沿海的一座“小孤莊”老百姓,為掩護被國民黨部隊圍剿的華東野戰軍重傷員,不畏敵人恐嚇、不惜個人安危、奉獻無私大愛的情懷,使近百名華東野戰軍重傷病員和醫護人員化險為夷,平安歸隊的感人故事。這封信揭開了塵封半個多世紀并鮮為人知的紅色往事。

 

寫信者署名是當時被掩護的華東野戰軍11縱隊野戰醫院醫療隊某部教導員李福田之子,現已退休的江蘇省社會主義學院李輝教授。他敘說,1948年5月25日晚,李福田帶領近百名重傷員和醫護人員撤到東海岸邊的一個“小孤莊”。由于事發突然,這支醫療隊很快就與上級部門失去了聯系,既無糧草供給,又找不到地方黨組織,尾隨而至的黃百韜部隊,得知有華野部隊的傷員在這一帶,就展開篦子般的掃蕩。如果沒有當地群眾的支持和幫助,這批重傷員即使不被敵人發現打死,也會被餓死。直到6月中旬,黃百韜部隊被調到豫東戰場,這場生死危機得以消除。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李福田曾幾次到射陽縣進行尋找,但都因沒有史料記載、地貌變化較大,未能如愿,直到去世還惦念著“小孤莊”的鄉親們。因此,他致信希望地方有關部門能夠幫助尋找到當年那個“小孤莊”的地方,找到當時參與掩護部隊指戰員的群眾。既是為了不讓這個紅色故事繼續沉寂湮沒,也可了卻他父親的謝恩遺愿,更是想讓人們在黨史學習教育中,不忘軍民魚水深情,傳承紅色基因。

 

對此,射陽縣有關部門人員先后走訪黨史、檔案、民政、信訪等多個部門,甚至到鹽城黃尖、伍佑鎮等地尋訪,都沒有查到曾經叫“小孤莊”的地方,也從未有過群眾就此事向有關部門反映和申請有關褒獎的信息。無奈之下,縣委宣傳部將此信轉給銀寶集團,懇請協助調查此事。

 

一群人義不容辭尋找顯現擔當作為

收到轉來的信件后,銀寶集團黨委工作部人員經過認真研讀,并與李輝進一步溝通交流,愈發覺得這個“小孤莊”就在射陽鹽場及其周邊區域。隨即將此信轉給農業發展公司黨委,并要求認真組織盡力尋找。

接受此項任務的農業發展公司黨委副書記季兆慶,迅速在單位黨建工作微信群進行布置安排,各基層黨組織動員全體黨員和志愿者立即行動,查閱資料、走訪轄區居民及周邊群眾。一時間,尋找當年擁軍英雄成為大家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成了鹽馨花園小區近千戶居民茶余飯后的熱點話題。

 

農業發展公司規劃部副部長于廣東在江蘇省射陽縣1983年編發的地名錄上,查到射陽鹽場境內有個 “交溜”的地方,他記得小時候還同伙伴們到那個土墩上玩耍過,曾聽母親講1958年籌建鹽場時,她跟隨父母在小溜子上住了近5年。射陽鹽場原黨委副書記劉正奇退休多年來十分熱心公益事業,他記得以前鹽場南灶十組有個救命墩(史載:救命墩又稱“濟民墩”,由官府修建,鹽城范公堤外過去就有103座。),1962年建設鹽場時挖去了一大半,2000年退鹽轉養時土墩子全部推光了。于是,他就找到曾長期在那時工作過的老鹽工詢問情況。當談到是否有人救助過部隊重傷員時,退休職工、省勞動模范劉如榮想起了年輕時父親曾對自己的教育中講到過此話題。劉如榮回憶說,不到20歲時就到鹽灘上工作,日曬雨淋、勞動強度又大,時常抱怨這日子不好過。父親就會對他說,這點苦算什么,以前華東野戰軍傷員來這里的時候,不但吃不好、睡不好,還隨時有生命危險,你要學習他們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珍惜來之不易的生活。聽到這個情況,劉正奇為之一震,就拉著他一起去找仍健在的94歲射陽鹽場退休職工陳文花,劉如榮的母親。

 

一個老太敘述出鮮為人知的擁軍壯舉

談起掩護被國民黨部隊圍剿的華東野戰軍重傷員的往事,陳文花老人仍記憶猶新?!拔耶斈曛挥?1歲,正在家里坐月子,剛生下現在已經73歲的劉如榮。我家把三間堂屋都騰出來讓十幾個傷員住?!标愇幕ɑ貞浀?,“當時的莊子上住著17戶人家,7個姓氏,在此就靠打魚撈蝦摸貝類謀生,到很遠的鎮上才能換回來粗糧。當年帶頭的老漢叫劉正橋,是我德高望重的叔公。那時,生活條件都很艱苦,為了幫助傷員們養傷,他動員各家把大麥糝子、玉米都拿出來給傷員們吃,帶著鄉親們給傷員燒飯熬魚湯補充營養。我丈夫劉長青把家里儲藏的糧食全拿出來,叫姑姑劉長干煮給傷員們吃,一家人只吃鹽蒿菜等充饑?!?/p>

“國民黨部隊得知沿海一帶有部隊傷員,更加緊對這一帶展開掃蕩。得知有敵人要到莊子上掃蕩的情報時,我叔公和部隊干部連夜動員鄉親們幫助醫療隊轉移到海灘邊,且分開來挖地窖,天亮時分地窖分別挖好,把所有的重傷員都轉移到地窖里隱蔽起來。夜深時又和干部一起,一個地窖一個地窖地送飯送水?!标愇幕ㄌ咸喜唤^地說,“國民黨兵來莊子上搜捕,百般恐嚇說報告傷員行蹤者有賞,窩藏傷員者殺他全家。面對敵人明晃晃的的刺刀,大伙兒鐵骨錚錚,嚴守秘密,沒有一個人說出傷員隱蔽在海灘的消息。由于我們掩護工作做得好,敵人掃蕩啥也沒發現?!?/p>

 

陳老太坦然地說,“我13歲就來到這個救命墩做童養媳,那時候這一帶方圓幾十里是蘆葦沼澤地,對傷員隱蔽是個絕佳的位置?!?/p>

“大媽,我代表父親以及全家人感謝您!要是當年沒有你們竭盡全力的掩護和救助,傷員們不是被敵人發現殺害就是餓死了。你們的恩情我們永遠不會忘?!?月21日,身在南京的李輝,通過微信視頻,向陳文花表達敬意!而陳老太只是擺擺手說,“解放軍為老百姓打江山,流血犧牲都不怕,我們做這點事也是應該的,不用感謝的。

 

如今的“交溜”(小孤莊),早已不是鹽蒿滿地、蘆葦一片的荒灘濕地,也不復烈日下鹽工曬鹽的辛苦場景。取而代之的是白鷺群飛、魚歡蝦躍的銀寶現代農業水產健康養殖示范場。當年重傷員藏身的地窖區域,也已建成錯落有致、設施完善的鹽馨花園小區,近千戶銀寶人就在這里幸福的生活著。


Copyright?江蘇銀寶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鹽城市世紀大道5號金融城12幢. 蘇ICP備06000115號
给熟女做私密spa喷水_国产国产成年年人免费看片_xxxx野外性xxxx黑人_欧美亚洲综合久久偷偷人人